RSS icon Home
  • 怀揣感恩的心 - [呓语说:白昼。就在这儿生活。]

    Jan 8, 2009 00:00

    零九年,和以后。要怀揣感恩的心去度过。

    记得 人说的一句话:求上而得中,求中而得下,求下而不得。
    虽然觉得自己很中庸,但起码也该想点什么了。

    昨天去电视台要碟,见到挺多原来同事,或者他们本就没当是同事。
    像走错了房间所有人都在看我。这里和现在上班地方的节奏完全不一样。
    不能说哪个是对是错,只能去适应不一样的社会。

    晚上翻音乐,发现基本都是女生的歌,
    只有几首郝爽的歌支撑着阳气。8过一听就伤感。

    真 说她听这首歌心情就会好起来。
    塞宁《小观园》

     http://www7.babidou.com/pic/2007/5/21/alanpapa/xuanchuanzhao/小观园.wma

    考研的人明天考出好成绩……

  • Choose - [呓语说:白昼。就在这儿生活。]

    Dec 2, 2008 22:24

    呃 

    进公司后。
    扔下一句狠话。
    打死我也不穿西服,穿那玩意是要死的哇。
    从我钱里扣吧!

    直到今天,
    主管say,

    再不穿工作装的明天上来唱歌。

    唱歌?Oh,NO!
    我妥协,我投降!
    Choose,我选后者。

  • 原来我只能当坏人 - [呓语说:白昼。就在这儿生活。]

    Nov 24, 2008 21:42

    星期六还上班。星期天就躺在床上想,明天又要上班喽?
    咋觉得谁吃掉了我一天玩的时间……

    我又做错事了,或者说错话了。

    传说中的聪明人活着很累很累,

    其实他一点都不聪明。自我,钻牛角尖,让别人难过,甚至气愤。

    想道歉却戛然而止,那就不像我了。

    你却说理解,我释然后却隐约又增添了很多内疚。

    躺在床上睡不着觉。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陌生……

    乞求能原谅我。

  • 我不会骂人。 - [呓语说:白昼。就在这儿生活。]

    Nov 20, 2008 21:58

     早上拼死拼活赶到营业区。每天早上要开晨会。又要唱歌又要跳舞,然后把业绩好的人拉上台做演讲。突然,突然……

    开完会后把另一个一块实习的人叫出来交流“体会心得”,突然从我的嘴里蹦出了俩字:传销。看着她也睁大眼睛看着我,说:对,我也是这感觉!于是俩人狂笑……

    嗯。可怕的字眼。日子在浑浑噩噩的过着。不过时间比总部那边好过些。直到……

    一个人出现了。浑身的文痞味,或者用这个词是夸奖他。把三个实习的叫到办公室一顿斥讯——7点50之前必须到;不许上班发短信;不许串门聊天;必须身着正装上班,否则就罚钱,我不知道他的业务会不会像被规则那么熟悉。我不想说话招你惹你了,从我身上开大了的玩笑。我真想100块钱拍到他脸上,说这些钱够不够罚的?我才不去穿人模狗样的那玩意。

    突然起立开门,对一个人点头哈腰,去帮那位女士拿还没我巴掌大的包。他的上司——经理。

    呵,长见识。原来(那个啥)是这样的。人果然是善变的,否则不会研究出变形金刚那玩意来。

    突然想总部生活挺怀念……快让我回去,我宁愿做死在电脑旁!

    我不会骂人。如果会骂我会更狠点的。

  • 人生在世,有些人为了装满口袋,有些人为了装满脑袋。 - [呓语说:白昼。就在这儿生活。]

    Nov 17, 2008 20:42

     

    我看是小看这个赵主任了。早上的谈话,没有说业务的事情,而是说了沟通和亲和力。不可否认他讲的确实精彩,让我从新审视这个人。

    三十而立的样子,精神的短发,金边眼镜,稍蹩脚的普通话。但那份自信是学不来的。

    他说:人生在世,有些人为了装满口袋,有些人为了装满脑袋。他说:自来熟也是一种能力。他说:去做自己爱做的事并成功。他说:其实孔子已把道德规则提出来了,你只需要去遵守他。云云。

    我突然发现难道这就是说完一通话后员工们精神饱满印堂发亮痛哭流涕趴在桌子上发奋工作直至晚上三点仍狂写不止的xxx激励法?
    说的我热血沸腾的。于是抵触心理悠然而声,小声的嘀咕:我信庄子不信孔子……

    明天去营业部“体验生活”。

  • 爽! - [呓语说:白昼。就在这儿生活。]

    Nov 16, 2008 19:26

    感冒了

    去打球

    爽!

    像死了一样

    躺在床上

    这样可以避开唠叨

    好多好多唠叨

  • 老家 - [呓语说:白昼。就在这儿生活。]

    Nov 15, 2008 00:00

     

    炕。阳光。落叶。

    爷爷怕冷,闹着回家睡炕。到了家炕已经生起来了,热乎乎的。屋子里有微微呛人的烟的味道。

    去年大致也是这个时候回来的吧,要晚些。

    老家,靠着一亩三分地就能生活,安分且安逸。整个村里基本没啥变化,土路上条条雨水冲刷的沟壑,裸露的花岗岩碎石,路面上踩踏的枯叶,路边屋后日渐枯萎的杂草。每户门前的大粪池,半掩门后有只盯着你的狼狗抬头警戒准备狂吠。

    山上的栗子树全刨了,五叔说栗子不赚钱了,所以把树都刨了。山上突然间光秃秃的,有几颗挺立的杆子,是桦树,也掉尽了叶准备过冬。

    荠菜,苦菜,蚂蚱菜。树行里一样也不少。剜了一大塑料袋,回家包饺子吃。

    xx主任说星期一下基层干活,挨天杀的终于不用坐在电脑旁练习近视眼了……

     

  • 把苦日子过甜 - [呓语说:白昼。就在这儿生活。]

    Nov 13, 2008 00:00

    有人问我你后不后悔,我顿时语塞了,何时不想,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只是别人一提起就像又拿着酒精棉球在伤口上点了下,只是我不能回头了,我会硬起来说,不后悔,嘴硬。这才是我的风格。

     

    璇 23:03:41
    我这么久不上Q一上来就只和你聊了
    璇 23:03:47
    知道为什么吗
    你知我谁℡ 23:03:51
    嗯?
    璇 23:03:54
    因为你这人特想得开
    璇 23:03:59
    我觉得啊
    你知我谁℡ 23:04:22
    很荣幸 呵呵~ 
    你知我谁℡ 23:05:56
    嗯  把苦日子过甜就行~~  是吧 老璇
    璇 23:06:19
    对呀!
    璇 23:06:25
    把苦日子过甜

    先谢谢老璇同学.
    又好久没有聊了。和你聊天很开心,嗯 工作顺利。

    还有萧娘娘……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