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icon Home
  • 瓷器er+鲁A - [呓语说:白昼。就在这儿生活。]

    Mar 20, 2009 16: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henzhen66-logs/37064440.html

    题记:
    亲情是一种延续;而友情是缘,说来就来,说走就再也看不到,所以要加倍珍惜一些.

          走了,好运。终成了一句戏谑,08.6.28后我又回来了,无锡。仍会有人骂着这里高楼大厦和四处城建的对立,那时我也会附和着,现在最多是玩笑罢了,我在这渡过四年,人生有几个四年。
          遇到好多人,用山东话或蹩脚的普通话招呼着,感觉真好。真的看到了星星,石塘街吃烧烤,爬宿舍门,挤在荆崎小床上,夜话。
          动车很快,50分钟就到了上海。杨和少楠在地铁站等着我。在上上下下的楼梯中拼命回忆该往那边走,补全残缺的记忆。热气火锅很好吃,到家仍有点饿,可能是吃饭的时候光看着他们傻笑了吧…
          工作,工作。毕业后永恒的话题。有人再跳,有人再找。我不知该怎么插嘴,像两条平行线,好吧让我们do一局。其实dota只是个游戏。有人忙了一天用来发泄,有人则是好好的享受原来在宿舍里才能享受到的滋味。于是,交集出现了。
          12点老靳回来了,酒精的作用麻痹着,躺床上倒头就睡。和少楠一张床,侧着身正好对着老靳,听外面工地轰轰隆隆的噪声,等第二天睁开眼,对面的床上已经没人了。
          压力这东西说大很大,说小很小。其他人都去上班。起了床,我在一旁聊着天看《我的团长的团》。少楠则在边上忙着找工作,做单子。突然想起小潘说的那句“罪恶感,好多罪恶感……”。
          《我的团长的团》听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怪叫声。靠,又是康导的离别。他太会选时间。
          又是晚上。躺在少楠床上,另外一床上或杨,或老靳,钊。
          夜话,其实很喜欢夜话。夜深人静,躺在床上是轻松的,或睁或闭,不用费尽心机的看对视的那双眼睛里的讯息,聊天开始,睡着结束。
          嗯,感谢在旅程中所有遇到的人。娘娘,少楠,97,祎,小潘,超哥,张旭,王文杰,赵阳,老大;杨,老龚,小白,鲁磊,老靳,钊子;梅,还有几个没有见到的哥们姐们们。不知下次相聚会啥时,会很快…
          想喝糁吃刚卷好的煎饼的赶快攒经验来吧。
          如果在无锡最后一个晚上没有去上网,看那些不该看的东西,应该是快乐的旅程。


    郝爽的《挂念》,听着去,听着回。

    http://down.jnnd.com/music/挂念.mp3

    -------------------------------------------------------------------------

    去济南。晚上收到的通知。太过突然,像嚼槟榔般发热,抖动。
    那么今夜就不要睡了,这是属于自己的工作前的最后一个夜晚。

    分享到:

    评论

  • 所以是99%的快乐旅程吧 不过也算很快乐了。

    你一走,大家都正常的上班睡觉吃饭。

    很,一种说不出的平常了吧。。

    回复plidezus说:
    嗯,平常每天也不一样。
    好好过。
    2009-04-04 22:46:21
  • ……就一句听清楚的……
    世上最珍贵的就是友谊~
  • 去年听这个歌感觉就像在看戏.而现在.我活在戏里